当前位置:
首页 > 最新资讯 > 即时配送 > 美团的使命是“帮大家吃得更好,生活更好”。

美团的使命是“帮大家吃得更好,生活更好”。

随着 O2O电商领域的角逐日渐走向白热化,和当年的打车软件市场一样,越来越多的巨头加入了风口上的最后三公里物流大战。除了京东旗下O2O子公司“京东到家”5月初上线了自己的众包物流业务外,“百度外卖”也在悄然筹划类似的物流计划,不过“饿了么”的野心看来不止于此,今天下午,CEO张旭豪在发布会现场宣布:峰鸟系统开始正式对接第三方团队和众包物流,也就是说,未来,不止是送外卖,更多本地生活的配送也将依托于这个物流平台(比如与“京东到家”、“顺丰”等伙伴合作)。

饿了么在5月的 “棉袄比基尼自白会”上曾透露,他们在4月份已经上线了自行研发的“蜂鸟”配送系统。据称,上线一周,平台上即有10万订单量,有1万多配送员使用,当时饿了么表示,未来两三个月有能力做到10万配送员规模(包括众包)。6月1日,蜂鸟系统正式上线。饿了么宣布,一周的时间内,使用蜂鸟的日配送量已突破50万单,占总日均订单量的25%,使用该系统的配送员已达10万人。

此前2个月,蜂鸟系统在全国6个试点城市试运营。据悉,截止7月底,蜂鸟日峰值配送订单已突破80万单,使用该系统的配送员近20万人。蜂鸟最重要的功能还是实现了订单的信息化,从而提升用户体验。从前,用户下单后无法了解订单状态,可能濒临饿晕状态也不知道自己的饭身处何方。

蜂鸟则可以定位每份餐品,用户可实时追踪订单配送。另外,配送员此前是手动整理的订单,蜂鸟App则可以帮助配送员自动获取任务订单(配送员可以自行选择接取订单,餐厅也可派发),订单可移动化管理。在接触用户方面,蜂鸟可通过免费系统语音电话一键通知目标位置的多个用户。团队表示,即时配送的特点有三个:离散性、突发性、社会化库存,关键是流量、运力和调度系统,张旭豪认为,饿了么的优势在于:第一,可以形成流量汇聚的入口,不仅能服务到饿了么的平台用户,还有其他平台;第二,调动各个时间段运力的能力。

张旭豪还列举了一个数字,2014年传统物流日单量是5000万单。未来的五年后,会有更多的人选择在家享用美食,因此,到家服务里的餐饮预计能够达到3000万单一天,其他长尾领域加起来差不多2000万单,也就是当前传统物流这块的体量,可见,即时配送的市场无疑是块非常大的蛋糕,做平台的想象力也更具吸引力。而据饿了么COO康嘉的介绍,饿了么即时配送平台将以加盟商为主体,以自营配送为模板和运营中心,通过众包合作解决长尾订单的方式运行。加盟商除了常规订单配送,还可以通过自行拓展商户、用户,或者扩展配送品类,比如生鲜、商超产品,甚至是洗衣等服务,来实现多元化经营。

另外,蜂鸟配送系统将会为加盟商提供定制化的智能调度系统,实现商户个性化管理。据饿了么称,其已覆盖260多个城市,日订单峰值超过200万单,每个月订单增速在30%以上,用户数4000万,员工数达10000人,超过98%的交易额来自移动端。蓝色盒马VS红色京东:云超和物流的侯毅版方法论。文| 万德乾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核心导读:1.京东式B2C物流,侯毅认为会遇到什么困境?2.新零售时代的商品精选,和推爆品有什么不同?3.盒马云超究竟怎么玩?一个餐厅,同时满足100人就餐,假定需要配置10名厨师。

 如果同时满足200人就餐,就不能简单的增加10名厨师。因为增加一倍的订单收益,不一定能平衡增加一倍的各项成本。 这是商业的基本规律之一。收益、成本与效率,不是简单的同比倍增关系(为了行文方便,以下简称“餐厅悖论”)。

 当盒马鲜生从生鲜品类,进化为全品类的盒马时,如何在基于盒马APP,做全品类配送到门的服务中,避免因为订单的增长,品类的扩大,而陷于收益、成本与效率的失衡。是摆在侯毅决定在上马盒马云超服务,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。这也是侯毅作为盒马创始人,近期在微信群和微头条,两次就“盒马要作出和美团不一样的外卖模式”、“盒马会避免京东物流那样成本大幅上涨”话题,所作表态的初衷。 4曰1日,经过在上海的成功测试,盒马云超将要正式在北京上线。